文章

  • 學習|8歲數學高材生 數學比賽 愈戰愈勇 媽媽分享3個 陪讀 心得讓兒子樂在其中

    2024 年 1 月 14 日
  • 升小攻略|一條龍保良局蔡繼有學校誕多名IB狀元 面試考驗小朋友應變力

    2024 年 3 月 4 日

最新文章

  • 親子活動|免費參觀益力多工場 親身觀看益力多製作流程 了解益生菌小秘密

    2024 年 4 月 12 日
  • 升小攻略|私立小學 啟基學校打造低壓力歡樂校園 雙班主任制功課校內完成

    2024 年 4 月 11 日
三八婦女節│兩女工程師到可立中學分享地盤工作苦與樂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

三八婦女節│兩女工程師到可立中學分享地盤工作苦與樂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

三八婦女節│兩女工程師到可立中學分享地盤工作苦與樂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

2024 年 3 月 8 日中學, 學校現場
2024 年 3 月 8 日中學, 學校現場

許多人常以為要到地盤上班的工程工作只是男性天下,但其實近年越來越多女性工程學系,成為工程師。兩位年紀輕輕的女工程師朱朗晴(Kelly)及黃綺婷(Melody)到 可立中學 舉辦講座,分享女工程師在地盤工作的點滴,當中要面對的優勢與難題,同時也分享新興產業發展,趁 三八婦女節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女生也能頂住半邊天,無懼列日當空的日曬雨淋。

▲ Melody於香港大學科學系畢業,投身環境科學相關事業。

非牟利機構青年成就香港部(JA 香港)與工程顧問公司奧雅納(Arup)為激發學生對工程學的興趣及了解,兩位女工程師到多間中學舉辦講座,分享女工程師的優勢及如何動新興產業發展。

黃綺婷(Melody)及朱朗晴(Kelly)均為女工師程。Melody於香港大學科學系畢業,投身環境科學相關事業,其後加入奧雅納擔任可持續發展工程師,為工程項目研究如何減少用電、用水及碳排放,至今已是入職第8年,並於香港科技大學修讀了屋宇設備工程碩士及理工大學電機工程碩士,提升自己的專業資格。

她認為在工程界上,男女均各有優勢,大家均考同一個工程師牌照,成功與否是看個人的優點和特質,而非受性別所限。Melody形容,女性擔任工程師,最重要是有足夠的好奇心,學習不同的工程範疇,「我研究可持續發展,都要懂風火水電,要認識屋宇設備工程,要認識結構工程。你提出在天台放置太陽能板,都要懂結構上是否承受得到。要有好奇心,才能成為好的工程師和顧問。」她又認為,女性在溝通技巧上有優勢,並認為在工作上多溝通,對工作有很大好處。

她直言,家人最初希望她選擇商業工作,但她的興趣在科學,並認為工程是一樣幫助別人解決問題的工作,故投身工程工作,並認為能夠成功解決到別人的問題,很有滿足感和成就感。


▲ Melody認為在工程界上,男女均各有優勢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她在香港科技大學工程系畢業,主修土木工程,已入行兩年半。Kelly形容,在工程項目中,男性在體力勞動上有優勢,但在工程設計上,女性的溝通能力也有其優勢,因為工程項目需要和政府部門、不同的人士溝通交流,互相協調,女性在制訂談判策略上也可以發揮作用。她又表示,隨著科技進步,很多工程未必需要用體力去做,例如倒石屎可以靠石屎車,女性只要考牌便可以做到。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她經常與很多男地盤工人一樣需在地盤工作,笑言自己在過程中不會想女性的形象,「地盤工作那些人會比較粗聲粗氣,女性除了有斯文一面,在趕工時也要展示Power。我落到地盤不會是這個樣,我戴著頭盔和手襪,如果不開聲,對方可能分不到你是男還是女,我也會很粗聲粗氣與地盤工人溝通,因為大家都只是想件事做好。」

她強調,女性參與工程工作時,性格上不能怕羞,「落去地盤見到很大隻的叔叔,你都要敢於去問,問對方施工程序是否正確,有沒有符合守則,要夠膽去挑戰,因為你要確保他做的事情是正確,性格上不可以怯。」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她試過質疑工人沒有按圖則去鋪鐵,但對方反駁自己一直是這樣鋪,更反問她「Madam妳懂不懂呀?」她說:「我們有責任確保按圖施工,就算對方惡言相向下,我們都要好聲好氣解釋,並說如對方有其他建議或關注,我們可以向上司傳達。」

Melody也曾到地盤現場,她笑言:「通常落了地盤是第二個人。落到地盤汗流挾背,很辛苦,對方情緒沒那麼好是正常,要設身處地去看,不要帶太多個人情感,最重要是要為了件事好。」她形容,有些老師傅可能會堅持己見,「我通常會站在他的角度,抱著學習心態,做工程是互相幫助,要大家協調好才能變成實物。有些人可能覺得你方法不行,你便用計算方法和實際例子證明給他看。」


▲兩女工程到可立中學分享地盤工作苦與樂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

嗇色園主辦可立中學校長黎洛琪表示,男女學生在文科和理科選科上都很平均,很多女學生都會選修物理、化學和生物,惟工程學有興趣的女學生不多,「同學對工程學不是好很理解,通常覺得工程是計數,不理解工程學範疇可以很廣闊。」她早前安排學生參與青年成就香港部(JAHK)及奧雅納合辦的「bE inspired!」研習活動,最近亦參與了JAHK和奧雅納舉辦的「工程多面睇」職業講座,讓學生了解更多工程業界的工作,發掘自己的興趣和職涯規劃。

黎校長形容,工程學是很有意義,不只是建築計數,而是親身創造理想城市,讓未來社會更加可持續發展,令大家生活更美好。「可能傳統想法是工程師只是落地盤,只適合男士,但其實女性在工程中都可以有很多角色。」


▲嗇色園主辦可立中學校長黎洛琪

為了讓學生做好職涯規劃,可立中學在初中已經為學生做職業性向測試,「有些人可能到高中都未必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我們會在初中便為他們做心理測驗,了解他們適合選讀哪些科目,適合向哪些方向發展,這樣在中三選科時便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科目,為將來大學選科做準備。」

中四學生李嘉穎選讀理科,選修地理、生物和化學。她表示對工程業有興趣,之前參加了「bE inspired!」研習活動,和其他學生設計了一個承重多個紙包飲品的紙橋,感覺很有趣。「工程學覆蓋範圍很大,我知道原來可以當可持續發展工程師,現在對這方向有很大興趣。」

她又表示,工程界可以滿足她的好奇心,「工程業需要很多知識,可以聽資深工程師的經驗和方法,而且會有新的科技和方法結合,永遠都有新事物可以學習。」同樣選讀理科的中四學生何希晴,也對投身工程業感到興趣,「之前我對工程了解不多,去年開始揀科,我去了兩次大學的資訊日,發現原來工程有這麼多不同種類的科目,不是想像中只有數理和沉悶,而是關乎環境和社會。」她表示,在選擇將來的工作時,會循興趣去決定,而非薪酬,「如果沒有興趣的工作,很難堅持去做。」

許多人常以為要到地盤上班的工程工作只是男性天下,但其實近年越來越多女性工程學系,成為工程師。兩位年紀輕輕的女工程師朱朗晴(Kelly)及黃綺婷(Melody)到 可立中學 舉辦講座,分享女工程師在地盤工作的點滴,當中要面對的優勢與難題,同時也分享新興產業發展,趁 三八婦女節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女生也能頂住半邊天,無懼列日當空的日曬雨淋。

▲ Melody於香港大學科學系畢業,投身環境科學相關事業。

非牟利機構青年成就香港部(JA 香港)與工程顧問公司奧雅納(Arup)為激發學生對工程學的興趣及了解,兩位女工程師到多間中學舉辦講座,分享女工程師的優勢及如何動新興產業發展。

黃綺婷(Melody)及朱朗晴(Kelly)均為女工師程。Melody於香港大學科學系畢業,投身環境科學相關事業,其後加入奧雅納擔任可持續發展工程師,為工程項目研究如何減少用電、用水及碳排放,至今已是入職第8年,並於香港科技大學修讀了屋宇設備工程碩士及理工大學電機工程碩士,提升自己的專業資格。

她認為在工程界上,男女均各有優勢,大家均考同一個工程師牌照,成功與否是看個人的優點和特質,而非受性別所限。Melody形容,女性擔任工程師,最重要是有足夠的好奇心,學習不同的工程範疇,「我研究可持續發展,都要懂風火水電,要認識屋宇設備工程,要認識結構工程。你提出在天台放置太陽能板,都要懂結構上是否承受得到。要有好奇心,才能成為好的工程師和顧問。」她又認為,女性在溝通技巧上有優勢,並認為在工作上多溝通,對工作有很大好處。

她直言,家人最初希望她選擇商業工作,但她的興趣在科學,並認為工程是一樣幫助別人解決問題的工作,故投身工程工作,並認為能夠成功解決到別人的問題,很有滿足感和成就感。


▲ Melody認為在工程界上,男女均各有優勢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她在香港科技大學工程系畢業,主修土木工程,已入行兩年半。Kelly形容,在工程項目中,男性在體力勞動上有優勢,但在工程設計上,女性的溝通能力也有其優勢,因為工程項目需要和政府部門、不同的人士溝通交流,互相協調,女性在制訂談判策略上也可以發揮作用。她又表示,隨著科技進步,很多工程未必需要用體力去做,例如倒石屎可以靠石屎車,女性只要考牌便可以做到。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她經常與很多男地盤工人一樣需在地盤工作,笑言自己在過程中不會想女性的形象,「地盤工作那些人會比較粗聲粗氣,女性除了有斯文一面,在趕工時也要展示Power。我落到地盤不會是這個樣,我戴著頭盔和手襪,如果不開聲,對方可能分不到你是男還是女,我也會很粗聲粗氣與地盤工人溝通,因為大家都只是想件事做好。」

她強調,女性參與工程工作時,性格上不能怕羞,「落去地盤見到很大隻的叔叔,你都要敢於去問,問對方施工程序是否正確,有沒有符合守則,要夠膽去挑戰,因為你要確保他做的事情是正確,性格上不可以怯。」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 朱朗晴(Kelly)現時為奧雅納鐵路見習工程師,曾參與北環線設計工作,現時在中九龍幹線設計海底隧道項目,並在地盤駐地工作。

她試過質疑工人沒有按圖則去鋪鐵,但對方反駁自己一直是這樣鋪,更反問她「Madam妳懂不懂呀?」她說:「我們有責任確保按圖施工,就算對方惡言相向下,我們都要好聲好氣解釋,並說如對方有其他建議或關注,我們可以向上司傳達。」

Melody也曾到地盤現場,她笑言:「通常落了地盤是第二個人。落到地盤汗流挾背,很辛苦,對方情緒沒那麼好是正常,要設身處地去看,不要帶太多個人情感,最重要是要為了件事好。」她形容,有些老師傅可能會堅持己見,「我通常會站在他的角度,抱著學習心態,做工程是互相幫助,要大家協調好才能變成實物。有些人可能覺得你方法不行,你便用計算方法和實際例子證明給他看。」


▲兩女工程到可立中學分享地盤工作苦與樂 一展巾幗不讓鬚眉

嗇色園主辦可立中學校長黎洛琪表示,男女學生在文科和理科選科上都很平均,很多女學生都會選修物理、化學和生物,惟工程學有興趣的女學生不多,「同學對工程學不是好很理解,通常覺得工程是計數,不理解工程學範疇可以很廣闊。」她早前安排學生參與青年成就香港部(JAHK)及奧雅納合辦的「bE inspired!」研習活動,最近亦參與了JAHK和奧雅納舉辦的「工程多面睇」職業講座,讓學生了解更多工程業界的工作,發掘自己的興趣和職涯規劃。

黎校長形容,工程學是很有意義,不只是建築計數,而是親身創造理想城市,讓未來社會更加可持續發展,令大家生活更美好。「可能傳統想法是工程師只是落地盤,只適合男士,但其實女性在工程中都可以有很多角色。」


▲嗇色園主辦可立中學校長黎洛琪

為了讓學生做好職涯規劃,可立中學在初中已經為學生做職業性向測試,「有些人可能到高中都未必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我們會在初中便為他們做心理測驗,了解他們適合選讀哪些科目,適合向哪些方向發展,這樣在中三選科時便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科目,為將來大學選科做準備。」

中四學生李嘉穎選讀理科,選修地理、生物和化學。她表示對工程業有興趣,之前參加了「bE inspired!」研習活動,和其他學生設計了一個承重多個紙包飲品的紙橋,感覺很有趣。「工程學覆蓋範圍很大,我知道原來可以當可持續發展工程師,現在對這方向有很大興趣。」

她又表示,工程界可以滿足她的好奇心,「工程業需要很多知識,可以聽資深工程師的經驗和方法,而且會有新的科技和方法結合,永遠都有新事物可以學習。」同樣選讀理科的中四學生何希晴,也對投身工程業感到興趣,「之前我對工程了解不多,去年開始揀科,我去了兩次大學的資訊日,發現原來工程有這麼多不同種類的科目,不是想像中只有數理和沉悶,而是關乎環境和社會。」她表示,在選擇將來的工作時,會循興趣去決定,而非薪酬,「如果沒有興趣的工作,很難堅持去做。」

其他文章